【絕一】絕冬城雜文

NWN

小弟當然希望能具有如同鄭明萱女士般的神譯文筆,無奈個人能力有限,譯文中的諸多盲點及錯誤還冀望版上前輩不吝給予指正,為此小弟先謝過了,感激不盡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格林、理查與無為的冒險
事件始末:由她所施加於眾人的諸多作為看來她無疑就是女神。看看我們這三位英雄的試煉就能瞭解我在說些什麼。首先介紹的是年輕的無為,一位接受庇護的精靈武僧。縱身四海只因為相信能找到人生的方向,卻只見處處荊棘滿佈,所幸有好友一同共度命運的諸多考驗。

同行的有年輕的格林及真誠的理查。一行人懷抱著發財的夢想與希望,焚舟破斧只因早已流離失所。他日大夥終將回頭對付那些放逐他們的原由,但解決食物及疼痛的雙腳才是他們當下的要務。

怎奈緣慳命蹇每每錯失通往地窖的道路。傳說記載了諸多藏寶地點,但他們卻忘了傳說終歸不過流言蜚語。迷途失路自此成了家常便飯。

直到有天眾人破曉拔營,發現冒險如今已不再躲躲藏藏。用不著偵察的本領亦無須仰賴預感;與其說是不請自來毋寧說是登營造訪。眼前這座高塔,彷彿隨著大夥久夢初醒呵欠連連、伸著懶腰似的延伸直上天際,令人同感意外的是那扇門就這樣沒來由的佇立在眼前,彷彿早已恭候眾人多時。

眾人接著響起一陣歡呼聲,詭異的是眼前這一切不正是他們所汲汲營營的目標!想當然爾事有蹊蹺,但畢竟這是場冒險,而所謂冒險,泰半會將你帶到壓根不該造訪的地方。然而一群人就這樣鬧哄哄地往上爬,至於該做些什麼早已瞭然於胸。大夥準備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搜括一番,打算連牆角都給擠出寶物來。素來怪誕不經的建築形同昭告內有巫師及唾手可得的煉金術;況且總該有東西在裏頭,譬如能讓人滿載而歸之類的財寶。

滿載而歸,確實如此。格林與無為兩人雙雙衝向階梯,而理查落在後頭。氣氛與大夥欣喜若狂的舉動格格不入,而牆壁則是出奇的潮濕,理查自忖這座瞬間出現的高塔怎麼看就是不對勁。而頂樓的房間終將揭曉這一切的答案,其實根本沒有任何金銀財寶,亦無任何寶石、更遑論被俘虜的少女。有的只是一張嘴,況且還不是一般尋常嘴巴,而是大夥早已深陷其中最為糟糕的那種血盆大口。霎時間豁然的醒悟如同冷汗般直竄眾人的背脊。才知道原來這塔不是塔,而是飢餓的化身。是隻擬身怪,一隻該死的巨大擬身怪!

最終英雄們當然得以生還,幸虧故事並非以悲劇收場,畢竟我可不願從死人身上撈好處。說真的,縱使大夥死裡逃生當中帶有一絲絲的僥倖,如今也早已蕩然無存,取而代之的是些許的恐懼與求生的智慧。謹記我所說過的話,並從他們不幸的遭遇當中記取教訓。記住:孜孜不倦終能達到你的目標;盲目追尋卻不求甚解,則終將為其所反噬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這似乎是源自於某本日誌的斷簡殘編。
深山女巫已不復存在!因為我已經在召喚鬥法中擊敗了鬼婆娜芭佳。
以召喚凶暴野貓作為我的標準開場式,可想而知,娜芭佳以大型獵犬迎戰並進而擊敗了我的野貓。
隨著戰況越趨激烈,我接著召喚了巨熊,轉眼間就吞噬了她的小狗狗。
娜芭佳並未預料到這大膽的舉動。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,一個典型驚慌失措的過度反應是她急急忙忙的召喚了太古紅龍。不消說太古龍自然為娜芭佳魯莽愚蠢的舉動所激怒,當下張口一咬就把她給吞下肚了。
或許我該以那些參與決鬥的野貓、獵犬、巨熊、太古龍為素材,譜成一首曲子來紀念我的勝利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