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道者

  當年青澀的雙手捧著這本書話體裁的隨筆認真的閱讀,總想從中攫取些養分以滋養自己幼小貧乏的心靈,而今再讀隱地的《眾生》已近二十年後,感受卻已大不相同。

『花是女人,女人是花。』
『咳嗽不停。咳嗽總是咳不停。』
『位置天天滿座的餐廳,不太可能會是什麼好餐廳。』

  這當中的片語隻字乍看之下似乎言之有理,但仔細推敲後不難發現多數不過是作者當下情緒的抒發或見解,且多數在邏輯上無法成立,更甚者前後文章的觀念多所牴觸。行文充滿抽象意涵的說詞,如今看來也不過是七十年代「文青」的嗚咽之詞罷了。

眾生
  何謂歷史?光一個屯墾區,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看法就截然不同,更遑論要我們吞下肚的是憑空捏造的假貨。

  在當年那個更為肅殺封閉的年代,食衣住行各由不同階級的黨政軍所把持,掌握知識的特定團體,在黨所界定的安全範圍內悠哉地活著。而作為傳道者,這群人更進一步的定義了何謂「文學」、何謂「藝術」,吹捧著彼此,相互汲取對方的體溫,而所謂的名家、大師,不過像是輪值的會議主席,市場上充斥著他們的作品,竭心盡力地散布著黨國思想,在他們的「教育」下民眾思考能力被抑制,更甚者有系統地剝奪人民解自己歷史的權利,與其說是洗腦不如說是刨根更為妥當。

  而即便是身為黨國教條的傳道者,一旦在外接觸了真正的自由思想,靠著階級優越、經濟優勢,正如同今日的中國旅外人士,逮到機會能逃就逃,無所不用其極地逃出這禁錮的柵欄,然而弔詭的是,也正如同現今的旅外中國人,扛著民族大旗、嘴裡喊著忠黨愛國,當他們義正詞嚴地指責人民何以背棄「中華民族」、「同胞兄弟」等民族大義的同時,卻也是率先背離自己國家的一群人;然而即便遠走他鄉多年,陳腐的黨國思想仍舊在潛意識底下蠕動著,一旦黨有需要時,屆時他們仍會扛著大旗招搖過市。

  這本書代表了智識蛻變的過程,一個黨國思想的里程碑,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,即便是本書話都能看到箇中身影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